宁钢工业废渣综合利用介绍

  • 发布日期:2018-10-17
  • 浏览次数:
  • 分享

  —宁波宝丰冶金渣环保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中国治渣大王 冀更新

  去年年底,宁钢在国内外钢厂中率先实现钢渣低成本高效率*,创造了钢渣综合利用的历史新篇章。

冀更新发言王振武发言

  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名誉会长王振武表示:“宁钢实现钢渣*,解决了困扰我国钢铁企业多年的老大难问题,实现了钢铁企业多年来梦寐以求的战略目标。这是钢渣综合利用的重大突破,为全国钢厂优质高效低耗环境友好地生产钢铁,起到了带头示范作用。”

  国家发改委环资司综合利用处处长杨尚宝高兴地指出:“钢渣综合利用是一项十分重要和紧迫的任务。现在宁钢和宝丰携手实现了钢渣*,这是一个好消息。对钢渣综合利用具有重要意义!”

冀更新文章杨尚宝发言  

  国家发改委环资司综合利用处处长 杨尚宝发言

  宁钢实现钢渣*,是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和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大力支持悉心指导的光荣,是杭钢集团和宁钢领导班子运筹帷幄带领职工奋勇拼搏的光荣,也是宁波市和北仑区政府创造条件全力支持的光荣。

  2018年元月20日,中国金属学会和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召集中国宝武集团、鞍钢、马钢、太钢、本钢、沙钢、建龙集团和中冶建筑研究总院等国内多家钢铁等国内多家钢铁企业领导,在宁钢交流和推广实现钢渣低成本高效率.的经验。

冀更新发言

  冶金渣(钢渣)综合利用座谈会

  座谈会后,大批钢厂领导到宁钢来考察指导。与此同时,他们还向我提出一些问题。在这里,我向大家谈谈我的看法,供大家参考。

  *个问题:一些钢厂领导问:是否只有通过热焖的钢渣磨细后才能达标?我们厂里的钢渣是否符合生产磨细粉的要求?

  历年来,有些人把钢渣做骨料在混凝土中运用,导致建筑物恶性膨胀,给钢渣使用带来恶劣影响,使一些不明真相的水泥厂和搅拌站严令禁止使用钢渣磨细粉。

  对这个问题怎么看?在这里,我想借用我国在实验室发明钢渣磨细粉的.人陈益民博士的论述,来说明这个问题。

  1989年,我在武钢组建了武钢矿渣工业设备修造厂,开始治理钢渣。

  1996年,年产800万吨钢的三炼钢厂投产,钢渣量迅速增加,给钢渣的堆放造成困难。这样,我才找到陈益民博士。

冀更新发言

  冀更新和陈益民博士(左)在一起

  陈博士是国家973计划项目起草人、中国建筑材料科学研究院国家建材水泥基材料科学重点实验室主任、*专家、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博士生导师,是三峡大坝混凝土配方专家组组长。是他在配方上签字后,大坝才开始动工的。

  陈博士指出:磨细钢渣粉即使游离氧化钙含量达5%,在水泥中添加量达45%,安定性仍然合格,可以用作混凝土的掺合料和水泥的混合材料。

  在陈博士的指导下,发明了在大生产中磨细钢渣的方法,在市场上推广运用,并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和多项国家发明专利。

冀更新发言

  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证书

发明进步奖

  《钢渣综合利用方法》获国家发明专利

科学技术奖

  《钢渣湿法磁选分级方法》获国家发明专利

发明专利

  《一种转炉钢渣热焖方法》获国家发明专利

发明专利

  《一种用于磁选分离得到精铁粉的带式双磁道磁选机》获国家发明专利

发明专利

  图8:《从钢渣中高效回收铁的方法》获国家发明专利

  通过大量试验证明:把钢渣磨到合适的细度并科学配方,使混凝土起到了整体均匀性的“微膨胀”作用,继而带来常规水泥没有的低水化热、低塌落度、高抗渗、高强度、高抗冻、高耐磨、高抗海水腐蚀、高抗碳化以及100年以上的寿命等一系列极其宝贵的性能。

  第二个问题:不少钢厂领导问:钢渣粉卖给谁?

  我说:卖给搅拌站、水泥厂。不久,他们又说:我们问了,都不要。怎么办?

  这里有个技术含量问题,还有个如何推介的问题。全国各地各个钢厂的钢渣、水渣成分不一样。各地的水泥、沙子、骨料成分也不一样。必须对症下药,一病一方,才能奏效。

  20多年前,还没有钢渣磨细粉的国家标准,只有我们的企业标准。2003年,我创办的公司推出了中国.篇磨细钢渣粉企业标准(QB/WHZD01-2003)。

  随后,我们参加了《用于水泥和混凝土中的钢渣粉》国家标准(GB/T20491-2006)的制定。

  陈博士亲自参加我们在武汉、上海等地组织的推介会。当时,我们钢渣磨细粉的主要销售对象是搅拌站。我们的技术人员到搅拌站,一家一家宣传。我们将他们的水泥、沙石带回公司实验,达到所需混凝土的等级后,再和厂家的技术人员一起试验,找出.配方,再给他们算经济账。

  实际上,用1吨钢渣磨细粉,就代替了1吨水泥。当时,水泥的价格比钢渣磨细粉贵得多,仅价差就可带来可观收入。为了鼓励他们使用钢渣磨细粉,我们给几家率先试验的‘’领头羊‘’送储料罐。这样,他们就成了我们产品的铁杆用户。从而使钢渣磨细粉在武汉得到迅速推广,并带动了一批搅拌站迅速发展。

  20多年来,武汉地区的搅拌站和水泥厂用我们的产品建成了一批大型、特大型工程,使武汉成为我国应用钢渣等大宗工业固废建造大型、特大型工程的一面旗帜。在这些搅拌站中,用钢渣磨细粉.多的是武汉博磊商品砼有限公司。这里,我仅向大家展示几项他们创造的业绩:

 

  武汉汉口巡礼门地下通道

图案例

  武汉江汉大学主楼

武汉工程案例

  汉口江滩

  汉口花园生活小区、武汉体育馆、武汉游泳馆、武汉汉洪立交公路大桥、武汉墨水湖大桥、 武汉青菱立交桥、55层高的武汉融侨锦江大楼、国内.的武汉天兴洲铁路公路两用长江大桥等等案例。

  宁钢的情况也是如此。宁钢投产后,由于土地没有落实等原因,我们的生产线没有建立起来,没有粉磨能力。于是,我们把目标对准当地粉磨能力很强的水泥厂。但他们没有用过钢渣磨细粉。我们向他们介绍武汉的经验。告诉他们,在武汉我们往水泥里掺加的钢渣磨细粉量和磨细度,并提供了适合水泥厂使用的原料。

  使用1吨钢渣磨细粉,就代替了1吨水泥,价差非常可观,水泥厂尝到了甜头。当宁钢的生产线投产后,生产出来的钢渣磨细粉不仅质量好,而且成本低,当地水泥厂就顺理成章地成了我们的铁杆用户。现在,我们80%的用户是水泥厂。

  去年11、12月,我们每月销售钢渣磨细粉2万多吨。每吨价格从9月的115元上升到12月的175元,还供不应求。在我们的钢渣磨细粉畅销的同时,水泥厂也得到长足发展。

  第三个问题:这些钢渣磨细粉用到哪里去?

  其实,早在10多年前,陈博士就作了权威的回答。

  2001年,三峡大坝船闸局部有细微裂纹,大坝中心实验室李主任要求陈博士处理。陈博士叫我一起到三峡。他向李主任推荐用我们的钢渣磨细粉。

  2002年,陈博士带我到杭州湾跨海大桥工程指挥部。他应邀给技术人员讲《钢渣磨细粉在混凝土的运用》。他要求在跨海大桥混凝土中添加钢渣磨细粉,可以提高混凝土的质量。

  闻名全国的技术权威这样做,实际上奠定了钢渣磨细粉在中国市场的地位。在中国还有什么工程比三峡大坝和杭州湾跨海大桥更重要?它们都能用,还有什么工程不能用?

  第四个问题:这么多的钢渣,谁磨得了,用得完?

  20多年前,粉煤灰的堆积量不亚于今天的钢渣。当年,谁拖走一车粉煤灰,不仅不要钱还送汽油费。水渣比钢渣量还大一倍,但是,得到了普遍的运用。今天,粉煤灰和水渣都卖出了好价钱,还供不应求。

  再说,钢渣拥有的“微膨胀”特性,给工程项目带来了一系列的.性能,这是粉煤灰和水渣无法比拟的。特别是近几年来,国家发改委节能司和中国废钢铁协会,多次深入各个钢厂调研,把对钢渣的综合利用纳入重点支持项目。发改委还将联合工信部,加大支持的力度。只要我们共同努力,相信很快能解决这个问题。可以预见,钢渣综合利用的明天比粉煤灰和水渣的今天更好。

  第五个问题:关于磨细钢渣的设备问题。

  6年前,宝钢、宁钢和宝丰成立了合资公司。这是宝钢和民企.的一家合资公司。当时,国内普遍认为立磨是不能磨钢渣的。我们采取了传统的辊压加球磨的工艺设计,有一条60万吨的水渣立磨生产线和一条30万吨的钢渣辊压加球磨生产线。抱着在国内建一条示范生产线的目的,我们到全国各地考察设备。

  考察后大家一致认为:新乡市长城机械有限公司的立磨生产钢渣磨细粉的产量高、低能耗,价格低、质量好,立磨的各项指标优于进口立磨。于是,我们选择了长城立磨,并且由长城总包工程。

  2017年,宝钢领导在年终总结大会上说:本项工程至少节约了5000万元。2017年,这条生产线投产后,宁钢的钢渣实现了低成本高效率的*。

  近几年来,我们和长城公司不断探索立磨磨钢渣的生产工艺,并且在西昌建成了一条40万吨钢渣立磨生产线,至今已成功运行了近一年。

  我们认为,磨细钢渣的大趋势还是用立磨。

  第六个问题:有人问我:把钢渣磨细能不能赚钱?

  目前国内钢渣磨细的加工成本不一,从60到100多元都有。各地成本的差异为什么这么大?跟企业的体制、机制、设备、工艺技术以及管理水平有关。

  钢渣磨细粉的价格,2007年9月,宁钢每吨卖出115元。到12月底,每吨上升到175元,且供不应求。

  第七个问题:有的领导问,你们宝丰公司是怎样配合宁钢实现钢渣.的?

  多年来,宝丰公司一直重视中华文明中传统的重德文化的教育,以道德为基础,不断地提升职工的品行、观念,使职工明白“以苦为乐、吃亏是福”的根本道理。明白认真干好本职工作,不光是为企业、为社会,也是为自己干。

  我们认为:这样做是对职工、对职工家属、对社会的.负责,是企业的命根子。百年企业的命根子就是企业文化。

  由于重德文化的逐步深入落实,激发了职工的工作热情,提高了企业效益,使职工的收入逐年提高。2015年,全国钢铁行业的效益大滑坡,国内绝大部分钢厂被迫降低了职工收入。当时我想,我们职工从炼钢炉下开始处理的全过程,都好比在“火山口”附近工作。下面,我请大家看看我们职工的工作环境。

钢渣处理现场

  炉下接渣作业现场

治渣现场

  滚筒治渣作业现场

切割作业现场

  中间包切割作业现场

  我想,特别是现在的年轻人,谁愿意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我们怎么忍心降低他们的收入?

  我在中层以上骨干会议上提出:哪怕老板亏损,也不能降低职工的收入。并号召大家带领职工,千方百计降成本、增效益、渡难关。年底,全厂增收节支创造的效益达到历年.值。职工人均收入相应提高。

  由于宝丰公司风正气顺,在协力宁钢钢渣处理的过程中,一直坚持保产*,坚持无条件满足宁钢的需求。宁钢对我们协力单位执行“同等标准、同样管理、同步开展、同等问责”的规范管理,提高了我们管理水平,形成了步调一致的合力,不断地创造了奇迹。终于在去年年底,我们协力宁钢实现了钢渣低成本高效率*。

  第八个问题:下一步怎么办?

  目前,宁钢的转炉渣得到了高附加值的*。但是,由于脱硫渣含硫高,只能用于道路垫层。低附加值的产品销售半径小,很难达到*。因此,我们打算在北仑环保小镇建立新的生产线和研发中心,使宁钢的钢渣和脱硫渣等全部得到高附加值的运用。生产我们多年来研发成功的系列新产品,包括我们.近上报的两项国家发明专利产品。

  这两项新产品是:

  一种冶金渣制备的无熟料高性能水泥和一种无水泥大宗工业固废高性能土壤固化剂。

固体废弃物

  无熟料水泥专利申请《受理通知书》

土壤固化

  高性能土壤固化剂专利申请《受理通知书》

  这些新产品由于能大量代替水泥,不用或少用熟料,从而能减少开山炸石,减少CO2排放,减少能源消耗,减少向大自然的索取,就是落实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不搞大开发,实施大保护”,“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伟大号召的具体举措,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职责。

  目前,该项目得到了国家发改委、工信部、中国废钢铁协会、杭钢和宁钢领导班子以及宁波市和北仑区政府全力支持。项目投产后,力争使宁钢成为全国低成本、高效率、全环保、广覆盖的钢渣.示范基地。

  对此,我们充满信心。

顶部